讀李碧華小說《滿洲國妖艷-川島芳子》

滿清肅親王十四格格川島芳子當時六歲,被逼送去日本時大聲哭喊:「我是中國人。」

這一聲有點刺耳。

她口中的中國不同於一般的中國,而是滿清的中國。她應該說:「我是清朝人。」

清朝的中國有滿人和漢人,令她自豪的是統治者的血統,而不是那批當奴才的漢人。可憐的她生錯了世紀,只要早幾十年出生,便有享之不盡的榮華富貴。

偏偏生在亡國時。

清朝像一個古老的傳說,連趕上去這個時代出世的孩子都變成了古董。全世界在講民主的時候,清朝遺老依然懷念那些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日子。復辟仿如一場永遠不醒的夢。

十四格格是這一場夢的犠牲品。送到日本後,改名為川島芳子的她接受洗腦教育,既要效忠日本又要光復清室。親生父親死後,義父川島浪速強姦了她,她的人生中再沒有值得信賴的親人。

也許有人會問,為什麼她不跟當時的愛人山家亨結婚,做個普通日本媳婦?

其實跟日本人結婚後只會更糟。即使結了婚,滿清格格都不可能變成普通人,日本政府最終會找機會利用她。跟日本人結婚只會令她二十四小時受到監視,何況她的愛人山家亨是個軍人。

她跟山家亨分手,除了失去貞操後沒有顏面見他外,還顧忌他的身份。

雖然接受洗腦教育多年,但她不是傻的,日本利用滿清去侵略中國,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。對一個日本軍人投放太多感情,只會落得被利用的下場。自小她便隱隱約約地知道,自己不過是一件政治工具!

對原本絕望的人來說,任何希望都是撿來的便宜。關東軍便是她儉來的便宜。

明知道關東軍利用她當幌子,她卻幻想有天利用關東軍光復滿清。只要中國恢復帝制,她便可以堂堂正正恢復大清十四格格的身份,受到家族和民眾的尊重。許多偉大事業的發展過程中都難免犧牲,她不惜犠牲自己的形象、身體和尊嚴去爭取這一切。

然而男主角電影中的劉德華喚醒了她心中比滿清更重要的東西,那份純真的少女情懷。

超越了爾虞我詐,不愄惡勢力,真摯的感情在她本已靡爛的人生中添上一份淒美。見識到人性的光輝後,自覺死已無憾。

1945年日本投降後,她被抓到軍事法庭受審。跟溥儀裝內疚求生不同,她沒有一點愧色。溥儀奢想在外國過退休生活,她則逼法官判她死刑一般,完全沒有提供日本人的犯罪資料。

請義父川島浪速替自己做證是一場賭博,她犯不著冒這個險。

身為滿洲國執政的溥儀尚且不用受死,何況她這個有名無實的指揮?只要她厚著臉皮做污點證人,政府為了鼓勵戰犯提供資料,決不會判她死刑。可是她的自尊心不讓她這樣做。

既然下半生沒有臉目做人,不如痛快地死去。這正是幼稚的懦弱者心態,

生存下去和承認自己錯誤需要勇氣,迎接死亡的人某程度上很懦弱。說到底,川島芳子心裡內仍然是一個普通的小女人。

茂木翔太

茂木翔太

日本文化的愛好者,也愛穿王子裝及寫有趣的文章。
茂木翔太

Latest posts by 茂木翔太 (see all)

Leave a Reply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