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福寺-東大寺和興福寺的合體

rsz_img_9074

上次遊奈良時沒有去到東大寺,只到了奈良公園餵鹿和逛了博物館。後來去伏見稻荷大社,便順道觀看九條家建造的東福寺。東福取名「東」和「福」,寓意是像「東大寺」那麼大和像「興福寺」那麼興盛。如果硬要咬文嚼字,竊以為這座寺叫「大興寺」更貼切。奇怪的是,既然奈良已經有「東大寺」和「興福寺」,為什麼九條家要建造東福寺出來?

南都燒討

把時間推移到八百多年前,當時京都正處於兩大武士勢力平家和源氏的角力。他們引發的一系列戰爭被稱為「源平合戰」,又叫「治承·壽永之亂」。這些戰役象徵日本的政治權力從天皇和公卿手上脫離,武士統治的時代降臨。

平安時代中期及以前,武士只是擔任保護天皇的角色,沒有權力參政。後來平忠盛得到鳥羽上皇提拔,得到昇殿的許可,已經屬前所未有。他的兒子平清盛更改變了武士的身份地位,開始了武士掌權的年代。

平清盛據說不是平忠盛的親生兒子,而是白河法皇跟一個白拍子(身份低下的舞女)舞子所生。正因為血統受到質疑,平清盛更努力向別人顯示自己的能力,不拘泥於小節。他利用博多與宋朝交易,累積了經濟實力,又任用海盜出身的兔丸,築起國際貿易港口大輪田泊。

後來平清盛雖然官至太政大臣,成為後白河法皇下的第一人,卻渴望改變整個國家,甚至計劃把首都移到福原(現在的神戶)。晚年的平清盛漸漸無法控制平家的人變得驕傲和貴族化,有「非平氏者非人也」(平氏にあらざれば人にあらず)的說法,卻有無數的反對聲音指向平家。後白河法皇的親信在鹿谷密謀誅殺平家敗露,結果平清盛與後白河法皇的關於決裂。

作為平家和法皇中間人的平重盛死後,平清盛沒多久便軟禁了法皇,逼高倉天皇退位及立自己的外孫為安德天皇,完全掌握政權。看不過眼的以仁王立刻聯同源賴政起兵,並派隱居熊野的源行家向全國源氏發送討伐平氏的密令。平家卻識破這件事,立刻派兵征討;以仁王和源賴政向奈良興福寺逃走,中途在平等院被平知盛追擊,在宇治川交戰慘敗。源賴政自殺身亡,以仁王則在逃走時被殺。

為了懲罰支持以仁王的興福寺,平清盛派遺平重衡燒毀興福寺及東大寺等反抗平家的寺院,沒收他們的莊園和領地。興福寺為藤原氏的氏寺,面對自己氏寺被燒毀的九條兼實把悲歎寫到日記《玉葉》中。這本日記與北條氏的《五妻鏡》成為了研究鎌倉時代的重要著作。

九條家堀起

九條兼實原本是藤原忠通的兒子,屬於攝關家族。當時的制度中除了太政大臣,最高的官位便是攝政和關白,而這兩種職位只會由藤原家的人擔任。簡單來說,他贏了在起跑線上。

可是藤原家的實力不是永遠保持頂峰,平安時代末期,白河法皇利用「院」(太上皇)的統治方式架空了攝關的權力。後來平家得勢,藤原家的地位更加下滑。直至源賴朝建立鎌倉幕府後,藤原家才漸見曙光。

九條兼實的哥哥和伯父都跟平氏和朝廷有親緣關係,撇除了那些身份尷尬的人,一直藉藉無名的兼實終於有機會登上歷史舞台。為了和其他親戚劃清界線,他便在源賴朝的建議下分家,成為九條家的始祖。後來九條兼實的兒子娶了源賴朝的外甥女,地位更加穩固。

九條家是名門望族,除了擁有政治影響力外,家族也出現不少文人雅士。他們的文學基因早在祖先藤原道長時已經顯露無遺,道長寫下「此世即吾世,如月滿無缺」的和歌,有如曹操的《短歌行》中「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!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」。字裡充滿當權者的霸氣和文采。藤原道長也支持《源氏物語》的創作,把紫式部納入了女兒彰子的文學沙龍。

九條兼實以詩才聞名,也寫下了記錄宮廷的日記《玉葉》。他的孫子九條道家為新三十六歌仙之一,出生在九條家實力鼎盛的時期,道家的兒子還出任幕府將軍。大概讀到祖父在日記中慨嘆平家燒毀東大寺和興福寺,九條道家便在繁華盛世下建起東福寺,共花了十九年才完成這座寺院。

現時的東福寺是賞楓的名勝,但不管是否秋天,裡面的景色也令人賞心悅目。寺裡的通天橋更是值得一看的景點,看到花葉四季的變化,感歎公卿也好,武士也好,大家始終沒法敵過歷史的洪流,永遠站在權力的頂點。

幾多的燦爛,幾多的輝煌,亦如同一場夢罷了。

交通

  • JR奈良線・京阪本線「東福寺站」下車,向東南行十分鐘。
  • 站內巴士202,207,208「東福寺」站下車。

外部連結:東福寺官網

茂木翔太

茂木翔太

日本文化的愛好者,也愛穿王子裝及寫有趣的文章。
茂木翔太

Latest posts by 茂木翔太 (see all)

Leave a Reply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