義經-勇往直前的軍神

義經-勇往直前的軍神

義經的出現是戰爭史上的一個異數。

在戰爭中有人為勝利不拘小節,有些人卻認為任何時候都必須遵守禮法。春秋時代中的宋襄公為仁義不肯攻擊渡河中的敵軍,讓敵人過河佈好陣後才正面交鋒。雖然吃了敗仗,卻被列為春秋五覇之一。藤原賴長在平治之亂中認為仁義之師不應該夜襲,結果被敵人以夜襲擊敗。

日本人對禮節非常執著,按古代戰爭的傳統,武士必須自報姓名後才決戰,而且必須跟選中的對手戰打獨鬥,不可以群揪。在重視戰爭禮儀的日本中,義經破壞了古人對戰爭的認知,如同火花般在戰爭史上寫下燦爛的一頁。

傳說般的身世

源義經在戰亂中出世,一生跟戰爭扯上了不可分割的關係。他的父親是在平治之亂中死去的叛臣源義朝,母親常盤為了偷生而討好義經的殺父仇人-平清盛。義經一心以為平清盛是自己的父親,在平家的照料下度過了童年。

叛臣的血源好像一棵定時炸彈,平家的人擔心義經終究會報復,七歲的義經被逼送到鞍馬寺學習佛法。在鞍馬寺有個古怪的傳說,義經在山中遇到得道的法師鬼一法眼,並向他學習武藝。鬼一法眼用法術召喚出天狗來訓練義經。

傳聞某天回家途中,義經在五條大橋遇到進行「刀狩」的弁慶。已經收集了999把刀的弁慶要求義經留下「買路刀」,義經卻不為所動,輕描淡寫地擊敗了這個大漢。弁慶輸得心服心口,從此一生追隨義經。

一之谷的神話

平家和源家是命中注定的宿敵,義經無可避免地在戰場中相見。不想做和寺的他早已經逃離鞍馬寺,去過奧州,輾轉投靠了同父異母的哥哥源賴朝。由於是庶出,源義經一直沒有得到重用。難得被任命夾擊平家,他便想盡辦法連命都不要也要領功。

兩軍對決,義經親自率40騎跑到山中平家軍的背後,中間隔著一個懸崖。一聲命下,義經連同40騎由懸崖衝下去,仿如天軍般殺到平家軍的面前。平家不禁陣腳大亂,兵敗如山倒。

勝利還是守規距

作為一個軍事奇才,戰爭的方法往往超出常理。義經在屋島之戰中虛張聲勢,如放火燒村莊假扮成大火軍,實際上只有少量兵力。壇之浦決戰中,平源兩軍本來勢均力敵,義經卻下令射死敵軍的船長。本來划船的人不直接參與戰鬥,規距上是不殺這些人的。義經獲得戰利,卻破壞了戰爭的規則。在平民百姓心中,他也許是消滅平家的英雄,但在東國的武士心中,他不符合了作為大將的資格。

兄弟情難斷

消滅平家後,義經跟哥哥賴朝的予盾越來越嚴重。賴朝已經不需要義經打仗,政事上也不需要他。義經卻親近後白河法皇,把戰爭中取得的兩件神器獻給法皇,更沒有為接受法皇的官位向哥哥解釋。

賴朝是那種小心眼的人,喜歡把不爽留在心裡,直到某天爆發出來。當義經發現他們之間的鴻溝時,已經被阻擋在離鎌倉之有一步之遙的腰越,不準再見哥哥!

義經在腰越寫下感人的腰越狀,表露自己的心跡,然後忍痛離開,

活得精彩,死得絢麗

「斬草除根」是政治常識,執行卻是令人痛苦的。賴朝的妻子政子派人刺殺義經失敗,卻逼使他沉不住氣要求法皇下令攻打討伐賴朝。雖然戰勝的機率是零,當中卻包含了「明知不可為而為之」的勇氣。

雖然結果不用說也猜到,義經卻在生命結束時跑了精彩的最後一種。他沒有讓京城成為戰場,而是想逃到西國集結兵力。不斷逃跑的他在各地留下許多傳說,在最後一站平原,藤原泰衡為保命襲擊義經。義經跟5個家臣死戰到最後一刻,在家臣死光後,在一間小庵堂裡自盡,總算保持著武士的尊嚴下死去。

推介劇集:NHK大河劇《義経》

茂木翔太

茂木翔太

日本文化的愛好者,也愛穿王子裝及寫有趣的文章。
茂木翔太

Latest posts by 茂木翔太 (see all)

Leave a Reply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