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cebook上被人冒認也只能無奈

暴風雨前席的早上,文藝女青年正在跟我吃早餐。忽然,一個訊息打斷了詩情畫意的對話,她看到手機中的一個訊息,臉色發白。

「他被解封了!」

透過她恐懼的表現,我已經猜到發生什麼事。大概兩個月前,她發現了一個男人在Facebook上用她的相片自稱偽娘,考慮做變性手術。這個假偽娘有超過一千追隨者,還到處利用自己的「美貌」認識男人。當時經我們聯同一眾網民的檢舉下,終於迫令Facebook封鎖了假冒者的帳戶。但不夠 三個月,Facebook便解鎖了這個假冒者。

「他會不會利用我的樣子去騙人,如果他的仇家來找我怎麼辦?還被人當成男人,以後叫我怎去見人…」

文藝女青年不禁往壞處想,已經擔心得吃不下東西。

兩個月前我替她寫了一封投訴信給Facebook,指出如再不封鎖了假冒者的帳戶,便是縱容犯人「不誠實使用電腦,引致當時人名譽及心靈上的損失」和「非法下載照片」。既然Facebook漠視我們的投訴,唯有採取更強硬的手段,立刻去報警。

到警察局,第一次個難題便是指出犯人有可能觸犯刑事法例,否則便無法讓CID調查。我們花了很多唇舌,才讓落案的警員明白這個文藝女青年是個網上文章作家,被人誤認為男人會影響她的贊助收入。

見到CID後,負責的警員十分坦承地告訴我們,跟據以往經驗,Facebook不會給予警方協助。過往在Facebook有女生被冒認而被放上援交專頁的案件,及被拍裸照的青年男女在Facebook被勒索的案件,Facebook都從不提供任何資料。大部份美國公司都以個人私隱為理由,拒絕給予警方協助。

雖然外國社交媒體很方便,但一旦有很人利用這些平台犯罪時,個人私隱加上施法權的法律漏洞便變成包庇犯人的工具。即使犯人觸犯香港法律,Facebook也可以用網站存放在美國為理由,指出香港沒有施法權處理案件。說白一點,即使Facebook不管香港人的死活,難道你們會去美國告Facebook嗎?

可是,即使Facebook不提供幫助,也不代表我們放棄追究。去完警局後,我們立刻去了私穩專員公署備案,也找了知名blogger和媒體幫忙。

Facebook 的PR公司知道我們會把事情鬧大後,立刻打了電話過來,把我們的投訴信傳發給Facebook高層,希望在公眾未知道前平息事件。

東方日報的記者打了電話來,希望將這件事做成一則專題報導,更重要的是,他們要趕在蘋果之前報導這則新聞。

受害人向不同的人訴說了事件的經過後,還不停被滋擾,問她是不是真的女人。跟傳媒通電話後,她便躲起來一個人痛哭。可是,她沒法選擇。如果不站出來說這件事,她也許一輩子被人假冒。即使有機會被取笑,被傳貼到高登討論區,她也逼於無奈。

敢於抗爭的網上女作家也只能勉強讓人知道自己的相片被利用,如果普通的女孩被偷圖和冒認,她們又有什麼方法可保護自己?

茂木翔太

茂木翔太

日本文化的愛好者,也愛穿王子裝及寫有趣的文章。
茂木翔太

Latest posts by 茂木翔太 (see all)

Leave a Reply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