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君の名は」觀後感-大概每個人都在尋找誰吧

「君の名は」是新海誠監督的第6部作品,也是他首次在電影公演前推出小說的作品。小說和電影都叫好叫座,深究其原因,畫功之精美、配音之演技、音樂之美妙、故事之詩意也誘發了它的吸引力。編寫這部作品時,新海誠成功搔到了許多人心底的癢處。不知大家有沒有過這種經歷,彷彿正在尋找某個人,卻說不出這個人到底是誰。然後有一天,有些人遇到命中註定的另一半時,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。小說家喜歡把這種經驗解釋為前世緣份,新海誠卻用超越時空的手法描寫,讓男女主角在不同時空下交疊相遇。有趣的是,男女主角實際上相遇的時間十分少,主要透過手機內的訊息了解對方。

本文將會提及故事劇情,未看的讀者請注意。

君の名は。

劇情一絕

「君の名は」是關於男女主角(瀧和三葉)交換身份的故事,兩人在睡著的時候變成對方度過一天。交換身份不但引起了身邊朋友的注意,復原後男女主角各自也十分困擾。後來,有天交換身體的情況突然中斷,瀧因為擔心三葉,便前往她居住的飛驒。到達後卻發現,三葉所住的村邨「系守町」在3年前受到慧星衝擊而毀滅,三葉連同500以上居民早已經死亡。

三葉居住的村邨中有一塊很大的凹地,估計是參考東京都「青ヶ島」設計出來。三葉一家祀奉的宮水神社,外觀則很像飛驒山王宮日枝神社。系守町和彗星殞落事件在實現中不存在。

知道三葉的死訊後,瀧獨自前往了山上的宮水神社參拜,並喝下了三葉的口嚼酒。所謂口嚼酒,就是用口把穀物之類放入口中咀嚼並吐出,然後釀成的一種酒。唾液中的酶素能把穀物的殿粉糖化,吐出的物體中糖和野生酵素發酵便變成酒。口嚼酒是蒸餾法未發明時的釀酒方法,現在只有祭祀時才會製作。

喝下口嚼酒的瀧再次進入了三葉的身體,來到彗星未殞落之前,企圖改變歷史⋯⋯

音樂一絕

相較新海誠之前的作品,包括「秒速5厘米」和「言葉之庭」,「君の名は」的創作有了不少進步。使用的音樂請了RADWIMPS度身訂制,與故事內容互相呼應,包括「夢灯籠」、「前前前世」、「スパークル」、「なんでもないや」。其中「前前前世」和「なんでもないや」最近在日本逛街時常常聽到。

「なんでもないや」歌詞中,RADWIMPS做了一個詞語叫「タイムフライヤー」(Time Flyer),來形容穿越時空的人,跟之後的「クライマー」(Climber)和「クライヤー」(cryer)。它的副歌是這樣的:

僕らタイムフライヤー 時を駆け上がるクライマー
時のかくれんぼ はぐれっこ はもういいよ

君は派手なクライヤー その涙 止めてみたいな
だけど 君は拒んだ 零れるままの涙を見てわかった

配音一絕

「君の名は」中的女主角配音員,竟然是『舞妓はレディ』中飾演舞妓春子的上白石萌音。上白石萌音飾演三葉時,刻意改變了自己的聲音,聽起來很具感染力。除了演技,她的歌聲也是一絕。連RADWIMPS的野田洋次郎聽到她演唱「なんでもないや」,也稱讚她的歌藝。「なんでもないや」也有上白石萌音的版本。

最後有一點想提及,故事中的古文教師「ユキちゃん先生」其實是「言葉之庭」中的雪野百香里。在「言葉之庭」的故事完結後,雪野老師跑到了三葉所住的系守町工作。對看過「言葉之庭」的朋友來說,這增加了一份親切感吧。說不定瀧和三葉說也在日後的故事中再次出現。

茂木翔太

茂木翔太

日本文化的愛好者,也愛穿王子裝及寫有趣的文章。
茂木翔太

Leave a Reply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