琳派入門-王朝古典的豪華瑰麗

眾多日本畫的流派中,琳派是充滿日本特色而且比較特別的一派。許多流派如狩野派都受到中國的水墨畫技法的影響,琳派的基礎則是建立於日本傳統的「大和繪」之上,具有非常強的裝飾性,畫面設計華麗。只要看一看琳派的著名作品「風神雷神圖屏風」,便能對其特色一目了然。

琳派以俵屋宗達、尾形光琳和酒井抱一為代表,在日本繪畫史上綻放了燦爛的光煇。然而,這三位著名畫家不但沒有血緣關係,也沒有師承關係,而是透過對藝術上的共鳴把琳派的風格傳承下來,在日本藝術界中非常特別。追溯其源頭,本阿彌光悅對俵屋宗達提供指導及幫助,對琳派的發展功不可沒。不過由於俵屋宗達和尾形光琳兩人都是非常偉大的畫家,這個畫派一直被稱為「宗達光琳派」、「尾形流」或「光琳派」。到了1972年,東京國立博物館成立100周年舉行「琳派」特別展,把琳派的名稱一般化,才成為了這個畫派的普及稱呼。「琳」解作美玉奏出來的美妙聲音,正好用來形容這個畫派形成的過程。

琳派的黎明期

本阿彌光悅及俵屋宗達活躍的時代是琳派的黎明期,實際上到了光琳以後人們通過琳派畫家才對光悅及宗達有所理解。本阿彌光悅是日本史上罕有的總合藝術家,在明治時代編纂日本美術史的Ernest Fenollosa(アーネスト・フェノロサ)把他評為最高的藝術家,但關於他進行藝術活動的文獻意外地少。唯獨他留下的陶器和漆器在同時代中出類拔萃,留下壓倒性的存在感。光悅更與宗達共同創作「鶴下繪和歌巻」,用金銀的箔來裝飾,共有強烈的王朝古典復興意識。

本阿彌光悦・俵屋宗達「鶴下繪和歌巻」

本阿彌光悦・俵屋宗達「鶴下繪和歌巻」

本阿彌光悦「群鹿蒔絵笛筒」

本阿彌光悦「群鹿蒔絵笛筒」

俵屋宗達也是充滿謎團的一位畫家,連生卒年份和墓所都不知道。關於他的記載,最初是在1607年(慶長7年)對「平家納經」的修復工作,然後是在1621年(元和7年)指養源院畫襖繪和衫戶繪,在1630年(寬永7年)摸寫「西行物語繪卷」等各種繪畫工作…「俵屋」是慶長年間有名的繪畫工房,但是他不是普通的職業畫家,很多工作是受到大名或皇家之類的顯貴委任,傾向於畫一些豪華的作品。

俵屋宗達「松島圖屏風」

俵屋宗達「松島圖屏風」

俵屋宗達「源氏物語關屋澪標圖屏風」

俵屋宗達「源氏物語關屋澪標圖屏風」

俵屋宗達「唐獅子.白象圖衫戶」

俵屋宗達「唐獅子.白象圖衫戶」

光琳與乾山

琳派誕生後經過百年,進入了穩定的江戶時代,人們的品味也漸漸改變。相較於戰國時代的霸氣硬朗,王朝古典的豪華雕琢更容易被這個年代的人接受。這時出現兩位藝術家,光琳與乾山,堪稱琳派藝術的完成者,不但繼承了琳派的傳統,還把各自的才能運用在繪畫、書法、漆工及陶瓷各方面。

光琳與乾山出生在京都吳服商、雁金屋的家庭裡,光琳是次男,乾山是三男。光琳的父親尾形宗謙在能劇和書法方面有很高的造詣,離世時把能道具傳了給光琳,把月江正印的墨跡和書藉傳了給乾山。兩人都沒有承繼家業,各自追求自己的興趣,光琳專注於繪畫,乾山則精於制作陶器。1689年(元祿2年)7月,光琳與乾山兩兄弟拜訪了二條綱平的宅邸,見了綱平的御伽眾。二條家屬於「五攝家」,是公家中的名門,接觸二條家對光琳與乾山來說是事業上的一大轉機。1699年(元祿12年),乾山在鳴瀧泉谷開了乾山燒的窯,之後40年一直累積陶藝的經驗,令乾山燒成為高級陶器。1701年(元祿14年),光琳可能受到二條綱平的推薦,以畫師的身份獲得了法橋的職位。1704年(寶永元年)期間,光琳為尋找新的活躍地點去到江戶。當時的江戶經歷了元祿大地震,正在進行復興的工作。光琳在江戶逗留期間接觸到很多名品,被武家的美感所觸發,受到很大刺激。5年後左右返回京都,1711年(正德元年)在新町通築了房子,然後一直專注繪畫至生命結束。乾山在1712年也搬到京都二條丁子屋町,在京都居住期間兩兄弟合作制作了不少作品。

尾形光琳「燕子花圖屏風」

尾形光琳「燕子花圖屏風」

尾形光琳「 紅白梅圖屏風」

尾形光琳「 紅白梅圖屏風」

尾形光琳「八橋蒔繪螺鈿硯箱」

尾形光琳「八橋蒔繪螺鈿硯箱」

尾形乾山・尾形光琳「銹繪山水文四方火入」

尾形乾山・尾形光琳「銹繪山水文四方火入」

尾形乾山「銹繪染付金彩繪替土器皿」

尾形乾山「銹繪染付金彩繪替土器皿」

尾形流的成立與酒井抱一

光琳沒於1716年(正德6年),不久後改元為享保,八代將軍德川吉宗就任並開始推行新制度。享保改革被稱為江戸時代3大改革之一,在幕府的財政、新田開發及法令整備等方面都有很大成果。18世紀正在改變的日本中,光琳的名氣沒有在死後衰減,他艷麗的作風在上方地區(京阪一帶)的富裕階層中廣傳。多款圖案參考了光琳的設計,出現在屏風、掛物及繪卷等,這些圖案被統稱為「光琳模樣」。到了18世紀後半,光琳與宗達被一體化地理解,被譽為「本朝之南宗」。(中國畫分為南宗與北宗,南宗以柔和婉約見稱,南宗的文人畫一直受日本人所推崇。)19世紀初,上方出身的中村芳中在江戶出版了「光琳畫譜」,把光琳的畫風帶到江戶。

1815年(文化12年)6月2日,酒井抱一舉行了大型的展覽會,展出了「尾形流略印譜」及「光琳百圖」兩大刊物,史上初次使用「尾形流」這個名稱,成為了現代「琳派」的出發點。酒井抱一被譽為宗達和光琳後的第三巨匠,1761年(寶曆11年)生於姫路藩主的酒井雅樂家。抱一最初跟伺候酒井家的狩野派畫家及宋紫石父子學畫,二十多歲時跟歌川豐春學浮世繪美人畫,出家前後的寬政年間便轉向了光琳及乾山的畫風,常常繪畫充滿季節感的花草。由於抱一出身於大名家,身份特殊,能夠設立工房並與弟子共同制作。在抱一的畫業成熟期中,「夏秋草圖屏風」及「風神電神圖屏風」為其代表作,晚年創作了「五節句圖」、「乾山遺墨」、「光琳百圖後編」等。

酒井抱一「十二個月花鳥圖」(部份)

酒井抱一「十二個月花鳥圖」(部份)

酒井抱一・原羊遊齋 「目白蔓梅擬蒔繪軸盆」

酒井抱一・原羊遊齋 「目白蔓梅擬蒔繪軸盆」

抱一的有力弟子包括鈴木其一和池田孤邨,鈴木其一的大作「百鳥百獸圖」充滿了動物和禽鳥的細緻描寫,分為前景、中景和後景,集四季花草。這副畫融合了中國明代的「百鳥圖」、狩野派的「百獸圖」及琳派畫風等多種元素,是集合了他畫技精綷的作品。

鈴木其一「百鳥百獸圖」

鈴木其一「百鳥百獸圖」

近代琳派

在明治時代的京都,神坂雪佳及淺井忠被視為琳派的繼承及發見者。雪佳立志於把傳統工藝近代化,把很多琳派的畫制成新的圖案。1913年成立了光悅會,推崇本阿彌光悅的藝術。後來,他在京都市美藝工藝學校做教師,把琳派研究的成果用作教育工具。

神坂雪佳「四季草花圖屏風」

神坂雪佳「四季草花圖屏風」

跟雪佳同年代的淺井忠本來立志於畫油彩畫,1898年在東京美術學校教授西洋畫,並在1900年到巴黎萬國博覽會視察。但是,到了巴黎的淺井忠感覺到已經到了寫實派油彩畫的瓶頸,此時剛好在《時事新報》上看到光琳的介紹,受到琳派畫風的衝擊。回國後淺井忠開始探索琳派藝術的可能性,可惜回國5年後便很快逝去,不能為琳派提供新的方向。

淺井忠「朝顔蒔繪手箱」

淺井忠「朝顔蒔繪手箱」

下次會介紹浮世繪,請密切留意本網。

茂木翔太

茂木翔太

日本文化的愛好者,也愛穿王子裝及寫有趣的文章。
茂木翔太

Latest posts by 茂木翔太 (see all)

Leave a Reply

*